桐城文明网

桐城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   桐城市文明办  主办

桐城文化

【原创评论】穿越隧道

来源:桐城市文明办   发布时间:2019-04-19
    山横亘在面前,如一位守关的将士,威风凌凌,神圣不可侵犯。长长的铁轨,像一道锋利的铁矛,义无反顾地直入山的腹部。山只能任其穿越,那巨大的窟窿便成了列车畅通无阻的隧道。

  只要乘列车旅行,隧道与人的相遇就在所难免。这次去西部,我乘坐的列车就穿越了无数的隧道。这些隧道密布在山中,联通着山的这边和那边,也让我能从容地从烟花三月细雨婆娑的长江岸边,抵达乍暖还寒的渭河岸边那座具有上下五千年历史号称中国历史博物馆的古城西安。有了隧道,省却了时间,列车夕发朝至,距离也就没有了实际意义。

    列车如一条长龙在向前奔驶,窗外的原野飞速的向后退却。西部多山,不一会儿,山就迎面而来,列车分明已经进了山谷。兀地,一大片的投影就偷偷地爬上了车窗,似是一个蒙面人阴冷的笑。列车融进了阴影之中,我也跟着融进。这是三月,西部的山,似乎还没完全从冬天里醒来。那些裸露的岩壁,还残留有前几日的积雪;许多的树,光秃着枝丫,依旧疏朗着天空;一条河是那样的瘦弱,不多的流水泛着星星点点的光,只是流声不失欢畅,大约是在等待一场春天的歌会;稀疏的空地,麦苗儿正青绿着,着实调节视觉。不算太蓝的天空,一只鸟儿空中翱翔,动感着山谷。一切的一切,似是一幅慢慢展开的山水画。

    列车向前伸展,画面也在变幻。一个角度一重天,一个方向一个景,我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满足。虽然我不是画家,但这样的画面被阅读就足以令我愉悦。都是自自然然的,不需人工雕琢,也不必浓墨重彩,简简单单真好。

  可是,画面总有被破坏的遗憾,但那无边的黑一下子将画面涂抹,同时,也将我猛地推进了黑暗的深渊。山谷,没了。山,没了。只有车厢的灯光愈加亮堂起来,原来列车正在穿越隧道。

  这是现实中的穿越,那么人生呢?其实,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旅行,尘世里有着许多有形和无形的隧道,都要人不断地去穿越。人的生命之初,从母体到出世,就是在穿越生命的隧道。生命的穿越是一种伟大,而这伟大是建立在母体痛苦之上。伴随着新生命的一声哭泣,这样的痛苦也就成为了喜悦。所以,人从来到人间的第一刻开始,就意味着一生要穿越无数的有形或者无形的隧道。有形的隧道,暂时性的只是黑暗,穿越了黑暗,就是光明。无形的隧道,生活中无处不在,而且隐藏得也够深,这就要求我们不要畏惧,不要胆怯,要理直气壮的穿越。阳光总在风雨后,只有穿越,才能使自己成长,使自己成熟。只有穿越,才能对社会有贡献,对人生有价值。

  列车进入了隧道,原先哐隆,哐隆的如有节奏的音乐声,一下子变得疯狂了。不知是山喜欢了列车,还是列车爱上了山,反正两者都充满着爱恋。山体将列车包裹,列车爱的凶猛,穿越都带着炽热的情感。这个时候,山就是母体,正在接受列车通过的阵痛。列车就是要出世的婴儿,在山体中欢畅着生命。行进的过程,亦如人之初啊。

    列车的轰鸣由柔缓变成了强烈,有着凌烈北风的力度,透着一种刚毅,如一把淬火的利矛直插在山的腹中。我随着这力量,也在穿越隧道。外面都是黑,车内的灯光将我与黑暗隔开,周围都是旅客,我不至于恐惧和孤独。我想喊,可是又怕惊动别人。听着列车呼啸的声音,看着外面茫茫的黑,我无语,只能静默。这样也好,令我回味我的生命之初。

    三月正是南方桃花如雪,而我无以回答到西部的缘由。或许西部的博大,深沉,旷远感召了我,让我有了向往的理由。正是这样的理由,让我一次次的穿越隧道,一次次的在穿越中懂得了生命。那些漫长黑黝黝的隧道,不也就是一页页漫长的历史?而我正是从漫长的一页页历史中穿越,穿越了孤独,穿越了彷徨,穿越了自我。

  隧道如此的漫长,列车在其间穿越,也就一点点的消灭漫长。岁月也如隧道,是如此的漫长,我在其间行走,岁月也终会将我一点点的吞噬。行走于岁月,岁月一直向前延伸,人只能一步步摸索前行。

  现在,列车正在穿越隧道,我看不清外面,只知道外面是黑黑的世界。黑色湮灭了一切,我黑色的眼睛也只能在黑色世界里搜寻。不过,我相信,黑色的外面,依然是光明的。

    光明在哪里?穿越了黑色的隧道,光明就会来到。时间不长,隧道就被穿越。隧道到了出口,列车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冲了出来,光明一下子漫遍车厢,让我的眼睛猝不及防。

    隧道已经被穿越,但前面依旧有隧道,依旧要穿越。更后来的生活,还会常常遇见隧道。因而,隧道不论实与虚,它都是暂时的。而穿越是长久的,每一次的穿越必将为下一次的穿越积累经验。有了经验积累,还怕生活中的那些无形和有形的隧道么?(光其军)

责任编辑:吴燕燕